宝都:移民挤满墨西哥避难所!

文章来源:AMD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2日 08:40  阅读:4303  【字号:  】

自然界中的花有千姿百态,娇艳欲滴的妖娆,却也不失洁身自好,冰清玉洁的孤傲。古代文人墨客笔下的花,个个独具特色:陶渊明的 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周敦颐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还有刘禹锡的 惟有牡丹真国色, 花开时节动京城 句句流传千古,令人赞颂。

宝都

怎么还在看电视,快去写作业!瞧,妈妈又来催我了,真烦!我回到卧室,坐在椅子上想,如果世界上没有大人该多好哇。突然,刮来了一阵大风,全世界的大人全都飞向了月球。太棒了我既惊讶,又兴奋。

在遇到她之前,我还是一个极其讨厌语文,极其讨厌写作的人,在那之前,我没有一篇文章是自己写的,每一篇都是抄的。

放学回到家,家门自会为我敞开,到墙角按了一下按钮,就开始工作了。到了晚上,晚饭自然会在厨房出现,让我美美的饱餐一顿。

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在我们家的院子里另一栋楼中的钢琴培训班上钢琴课。因为我家和培训班离的很近,我那时都是一放学就先去练琴,练了一个小时后再回家。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可我仍忘不了那瞬间,它让我明白——我长大了,应该懂事了,更不能在任性了。那瞬间,清晰而刺眼;那瞬间,温馨而难忘:就在妈妈上前给我买的时候,猛然间看到一个衣着不算太整齐的小女孩在洋娃娃面前停留了一会儿,目光里充满了渴望。我原以为她也会让她妈妈给她买下,可事实——那个小女孩只是回过头,和她妈妈一起离开了。我清楚地看到,小女孩的恋恋不舍——她不时地回头看一眼,直到背影远去……

时至今日,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是我四年级时的一个愁云惨淡的下午。天下着小雨,淅淅沥沥地向着这个城市的深不见底罅隙蔓延着。整个庞大的城市犹如丝茧一般被包裹在了密密麻麻的雨雾中,消失了声音,消失了光线,消失了那些让人心烦意乱的苦恼。犹如飓风席卷走了一切,我的脑海一片空白,然后在这恐怖得让人窒息的空白中,滋生出密密麻麻的悲伤填塞满的我满是伤痕心脏——考试,砸了!伤不起,不能自己。




(责任编辑:司徒俊平)